首页>>公益
最美警卫战士?高铁成
发布时间:2013年2月3日 ?出处【新华网】?【字体:

?

他叫高铁成,被称为"最美警卫战士"。当面馆发生爆炸时,他完全可以保命外逃,但他却选择了与别人相反的方向,三次勇闯火海,奔向后厨去关闭煤气罐阀门。为此,他被烈火烧伤。
  
  5月27日晚,高铁成被转到北京,入住解放军总医院第一附属医院救治。昨日,该院烧伤科主任柴家科表示,将对高铁成进行烧伤、一氧化碳中毒后遗症、心理等多方面治疗,预计一个月内即可出院。
  
  战友称其"从不喊疼"
  
  高铁成,24岁的黑龙江海伦市人,北京卫戍区某团纠察连班长。
  
  昨日,病房内,午后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进去,一切都是那么温暖。高铁成躺在病床上,头部缠满纱布,双手双臂被捆成"粽子",紧闭着双眼,一声不吭。负责照顾他的战友说,只有看到他紧蹙的眉头时,才知道他正忍受着伤口的疼痛,"从来都不吭一声,不会喊疼。"
  
  医生称其生命体征平稳
  
  据医院烧伤科主任柴家科介绍,高铁成双上肢和颈面部烧伤面积为9%,比其此前在哈尔滨诊断的面积要大。目前创面有坏死组织未脱落,创面出现脓性分泌物,伤口以深二度烧伤为主。同时,高铁成还伴有吸入性损伤和一氧化碳中毒。经入院检查,又发现其腹部有压痛,肝区有叩击痛,初步怀疑可能有腹腔内伤,需要进一步检查。不过,目前,其生命体征平稳。
  
  柴家科表示,目前的当务之急是要控制好感染,并加快非手术性皮肤治疗,最大限度减少瘢痕形成和色素沉着,给高铁成挽回"面子"。"如果他不是瘢痕体质的话,留疤不会太多,我们不会让他留下遗憾的。"
  
  受伤后开玩笑安慰父亲
  
  战友说,高铁成受伤后一直很淡定,很少激动,只有昨日,北京卫戍区的首长来病房探望,并向高铁成敬礼时,他哭了。
  
  在家人眼里,高铁成也是一样乐观。他的哥哥高铁铸说,看到弟弟伤成这样,从不在他们面前掉眼泪的父亲,也忍不住落泪。而弟弟却还逗着父亲,"看我多潇洒,还能像以前一样好看。"
  
  考虑到烧伤后可能会出现一些心理问题,医院为高铁成开展了心理治疗,"一句贴心话、一个微笑,都是在帮他减轻负面情绪。"柴家科说。
  
  被爆炸震出又两进火场
  
  5月18日18时30分,高铁成在哈尔滨火车站附近的一家面馆吃饭,刚结束休假的他,马上就要坐上返京的火车归队了。
  
  根据当地媒体的报道,爆炸发生前,高铁成和其他食客闻到了一股刺鼻的燃气味,并听到服务员喊:"快跑,要爆炸了。"与高铁成一起吃面的人都冲出了大门。面朝大门坐着的高铁成,却反身冲向后厨。
  
  他想去关闭燃气阀门,制止爆炸发生。
  
  但爆炸还是发生了,巨大的火球喷射而出。
  
  据当地记者称,高铁成在第一次爆炸中被震了出来,却忍着疼痛,又连续两次冲进面馆,想确认里面有没有受伤的人。最终,他和厨师一起关闭了燃气阀门,并指挥没受伤的餐馆员工开窗通风、关闭电闸。
  
  柴家科说,高铁成在第三次走出面馆时,已开始头晕,这说明当时他已经一氧化碳中毒,等他再醒来时,已经躺在了救护担架上。
  
  家里"大忙人"单位"优秀兵"
  
  自从入伍,高铁成总是很忙。5年的时间里,他只回了3次家。
  
  "他每次打电话都说,等忙完了就回来,但哪次都是忙完了也不见他回家,他又有新任务了。"在电话里,哥哥高铁铸总是在叹气,他很怀念儿时和弟弟一起打打闹闹的日子。
  
  他说,5年时间里,他和弟弟相聚的时间不到两个月,最短的一次见面只有两天。
  
  纠察连班长"兼任"理发员宣传员
  
  高铁成在部队都在忙什么?
  
  除了纠察连班长,还"兼任"理发员、板报员、宣传员……战友说,高铁成爱钻研,特上进,对感兴趣的东西都去学,带兵也有自己的方法,责任心强。
  
  "还是新兵的时候就是优秀士兵了。"入伍的这几年,高铁成连续被评为优秀士兵、优秀士官。
  
  提起高铁成,战友们说,他们都觉得骄傲。
  
  新兵入伍后第二年,高铁成就参加了国庆大阅兵。在大阅兵训练期间,他因表现突出,火线入党。"这种情况很少发生的。"战友说。
  
  入伍第三年,他当上了纠察连的班长。
  
  在老家,母亲崔云凤收藏的一沓证书,记录着儿子在部队的努力。奖状、喜报,"执勤标兵"、"优秀士兵"、"建国60周年阅兵纪念"等,上面都写着同一个名字"高铁成"。
  
  称起火后是"下意识"冲向厨房
  
  当兵5年,高铁成给家里寄了2万多块钱。其实,他还可以寄去更多钱,但因为他的爱心,那点津贴被他分给了很多人。
  
  "有个战士的母亲生病了,他给了1000元,还有个战士的奶奶生病,他给了500元,他一个月的工资也就2000元左右。"战友说,高铁成平时很爱护战士,谁有困难了,都会帮上一把。
  
  高铁成三次冲入火海受伤后,他总要重复对问他的人说,当"要爆炸了,快跑"的声音传来时,自己没有太多思考,是"下意识地"冲向厨房,希望能阻止灾祸发生,避免人身和财产损失。
  
  "当时那情形,我们真没想过去问他,为什么要冲进去。"高铁铸说,弟弟受伤后,家人一直寻思的是,这伤能好到什么程度。但父母从没埋怨过,他们为有这样的儿子骄傲。
  
  哥哥说,高铁成知道母亲有心脏病,在父母面前,他一直表现得非常坚强。"我可以感觉到他不好受。"痛的时候,尤其是深夜,高铁成在病床上翻来覆去,脸上的伤都被纱布蹭坏了,他也没吭一声。
  
  高铁铸特意问了医院的其他烧伤患者,才得知烧伤疼起来有多难受。"他比我考虑的事情要多,很坚强。"
  

?

本章共分为:1?
上一篇:“三无老师”和她的免费午餐
下一篇:李小棚(免费幼儿园)
最新文章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