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国学
毛泽东的准老师胡适
发布时间:2013年1月6日 ?出处【】?【字体:

  胡适(1891—1962),字适之,安徽绩溪人。以倡导“五四”文学革命着闻于世。历任北京大学教授、北京大学校长、台湾中央研究院院长等。

  

  胡适5岁开蒙,在绩溪老家私塾受过9年旧式教育,打下一定的旧学基础。1904年到上海进新式学校,接受《天演论》等新思潮,并开始在《竞业旬报》上发表白话文章。1910年夏赴美留学,曾追随实用主义哲学家杜威学习哲学。1917年完成博士学位论文《古代中国逻辑方法之进化》。后发表《文学改良刍议》一文,引发了一场声势浩大影响深远的文学革命。同年胡适学成归国,被聘为北京大学教授,并参加《新青年》杂志的编辑,至此一发而不可收,成为新文化运动的主将之一。“五四”时期,胡适连续撰写《历史的文学观念论》《建设的文学革命论》等文,提倡“国语的文学,文学的国语”,并相继完成《国语文法概论》《白话文学史》等着作,对白话文取代文言文而成为现代中国人重要的思想和交流工具起了决定性作用,此乃他最大的学术事业。在理论倡导的同时,胡适还进行了一些文学创作的“尝试”。其小说、剧本均未见成功,独有出版于1902年的《尝试集》,乃文学史上第一部白话新诗集,颇有开拓之功。

  

  文学创作非其所长,在新文化运动中,胡适另一主要贡献是输入新思想。其《易卜生主义》《贞操问题》,当年都是振聋发聩之作。而从问题与主义之争,到《人权论集》,再到主办《独立评论》,胡适始终坚持独立姿态和批判精神。

  

  胡适治学有两个主要领域,一是中国哲学史,一是中国文学史。尽管《中国哲学史大纲》只出版了上卷,《白话文学史》也没有下编,可这两部书都是建立规范并奠定学科基础的经典性着作。另外,他首创新红学,重修禅宗史,以及用历史演进法来研究中国章回小说,都是开一代新风,功不可没。

  

  1936年,毛泽东接受美国记者斯诺的采访时说,“五四”前后“我非常钦佩胡适和陈独秀的文章,他们代替了已经被我抛弃的梁启超和康有为,一时成了我的楷模”。青年时代的毛泽东对新文化运动主将胡适很仰慕,与胡适有不少交往,也受到他的一些进步思想的影响。胡适在文章中也曾称毛泽东是他“从前的学生”。但抗日战争后,胡适在纽约曾发了一封电报给毛泽东:“润之先生:顷见报载傅孟真兄转达吾兄问候胡适之之语,感念旧好,不胜驰念。前夜与董必武兄深谈,弟恳切陈述鄙见,以为中共领袖诸公今日宜审察世界形势,爱惜中国前途,努力忘却过去,瞻望将来,通下决心,放弃武力,准备为中国建立一个不靠武装的第二大政党。公等若能有此决心,则国内十八年纠纷一朝解决,而公等廿余年之努力皆可不致因内战而完全消灭。试看美国开国之初,节褔生(现译杰弗逊)十余年和平奋斗,其手创之民主党遂于第四届选举取得政权。又看英国工党五十年前仅得四万四千票,而和平奋斗之结果,今年得千二百万票,成为绝大多数党。此两事皆足供深思。中共今日已成第二大党,若能持之以耐力毅力,将来和平发展,前途未可限量。万不可以小不忍而自致毁灭!”

  

  当时正值蒋介石三次电邀毛泽东赴重庆共商国是之际,而斯大林于胡适电报之前两天,也催毛泽东去重庆与蒋介石会谈,并说:“坦率告诉(中央),我们认为暴动的发展已无前途,中国同志应寻求与蒋介石妥协,应加入蒋介石政府,并解散其部队。”对斯大林的这封电报,我们现在知道,毛泽东非常不满。1949年年底,毛泽东去莫斯科终于讲了出来。

  

  不论是胡适的“规劝”,还是斯大林的高压,毛泽东都没有听。几年后——1949年1月26日,新华社在广播中将胡适列为战犯。或许,这就是历史。不过,毛泽东还是做了最后一次努力,他说:“只要胡适不走,可以让他做北京图书馆馆长!”胡适闻之,笑拒了。如此,胡适也就从统战名单中被除去了。

  

  胡适的政治理想是希望英美式的国家制度在中国实现。因此他的学术和生平更多的容纳进了一些学术之外的东西。抗战时期胡适出任驻美大使,胜利后又先后担任北京大学校长和中央研究院院长。抗战以后因奔走国事,再加上自身学术路数限制,其学术上未能更上一层楼。晚年沉醉于《水经注》疑案,下力甚大,可惜成果不如人意。

  

  在胡适四十多年的学术生涯里,他的学术研究几乎触及了现代中国学术思想的每一个领域。终其一生,胡适不失为“传统中国”向“现代中国”发展过程中一位杰出的启蒙学者,在文学,哲学、史学等众多领域内都发挥过继往开来的转折作用。当然,胡适学术思想的全面性,并不等于说他在这些学术领域都有高度的造诣。事实上,即使是他最引以自豪的在中国思想史和文学史领域中的大部分学术成就,也很快就被取代了。早在上世纪30年代金岳霖便坦率指出,胡适研究中国哲学史既不免于根据一种哲学主张的成见,“同时西洋哲学与名学又非胡先生所长,因而在兼论中西学说时,每多流于牵强附会”。后来,更有台湾学者李敖指责胡适的学术是“开倒车的学术”,“脱不开乾嘉余孽的把戏,甩不开汉宋两学的对垒”,四十多年来把文史学风带到了“迂腐不堪的境地”。可以说,几乎胡适涉及的每一个领域,都有人对他的学术成就提出异议,但正因为几乎没有人可以完全忽视他的存在,在说明了胡适在现代中国学术思想界所占据的枢纽地位,而且还诚如格里德所试图表明的,胡适的学术研究不仅在“兴盛的时代是惊人的、富有创造性和强烈的挑战性的”,甚至是“永久性地给人换上了现在用以研究这些专题的观点”。

  

  评价:现代学者,历史学家、文学家、哲学家。

  

?

本章共分为:1?
上一篇:教授中的教授陈寅恪
下一篇:革命家章太炎
最新文章
最新推荐